易购平台

                                                              来源:易购平台
                                                              发稿时间:2020-05-28 18:46:14

                                                              美国于1924年颁布的《种族完整法》是世界上第一个基于优生学,以种族清洗为目的的现代种族主义法案。授权政府为居民办法人中证书,使用‘一滴黑血’的法则,即若有一方祖先非白人即被贬为二等公民。《种族完整法》通过的当日弗吉尼亚州也通过了辅助法案《弗吉尼亚绝育法》以强制绝育被《种族完整法》归为二等公民的有色人种。截止1956年,美国有23个州通过了强制绝育法案。

                                                              2. 德国纳粹《纽伦堡法》(Nuremberg Law)吸取了美国种族法案《种族完整法》(Racial Integrity Act)和《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的精华

                                                              (惠特曼《希特勒的美国榜样》节选)

                                                              美国总以民主人权的灯塔自居,然而从设计之初就包含着种族歧视甚至种族主义的缺陷,为这座灯塔打下了不易修改的地基,而地基又是影响一座建筑是否能够长久永续的关键因素之一。不巧的是,在施工过程中,如果在赶上一两个不认真负责的总工程师,用上一两块不合格的建材,那么这座灯塔的命运可想而知,而在豆腐渣灯塔的地基之上构建的,也注定是薛定谔的民主和人权。而美国黑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火星,只是点燃灯塔上层建筑的隐患之一

                                                              优生学意图实施计划生育以改进遗传基因素质,消灭所有被认为“不合适”(unfit)的人。所谓“不合适”的人在1912年美国举行的第一届国际优生学大会上发表的《美国育种协会优生学委员会关于研究和汇报清除人口中缺陷性生殖细胞的最佳实用方法的初步报告》(Preliminary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f the Eugenic Section of theAmerican Breeder’s Association to Study and to Reportonthe Best Practical Means for Cutting Off the Defective Germ-Plasm in the HumanPopulation)里详细记述了9类人,包括残疾人和穷人。报告里甚至提出了10条清除该类人的方式,第八条为安乐死。

                                                              “纳粹立法者们在寻找有参考价值的种族主义法案,他们环顾四周发现了美国”,惠特教授写道,“被认为孕育了自由和平等的美国,在20世纪初是世界领先的种族主义司法管辖区。”

                                                              《保护德国血统和德国荣誉法》允许纳粹将犹太人和雅利安人之间的婚姻和性行为定为犯罪,换汤不换药地运用了美国《种族完整法》的精华,但是并没有采用“一滴血法则”,而是规定犹太人是指任何拥有三个或更多的犹太祖父母。

                                                              (埃德温·布莱克(Edwin Black《对弱者的战争》节选)

                                                              然而德国纳粹最崇拜的并不是美国种族主义法案本身,而是他们如何成功的‘合法化’ 种族迫害。弗雷斯勒强调,尽管种族主义法律概念模糊,并且优生学毫无科学依据,美国法官在推行种族主义法案时却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所以美国的法律体系有许多值得纳粹学习的地方。

                                                              “截至1926年,洛克菲勒已经通过国际计划直接或间接地向德国的数百名研究人员捐赠了约41万美元(约今天的400万美元)…受益的纳粹研究人员包括恩斯特·鲁丁(Ernst Rudin),他后成为希特勒系统性医学镇压的领军人物。”(这些信息是作者从洛克菲勒档案库里找到的)